Please reload

最近的文章

【校長訪談系列:五】我是老師,也是學生-我人生的校長鄭建德校長

我是老師,不是學生

 

「我的天啊!到底要我說多少遍他們才能記住,是『製造』不是『製做』!」說着,我在作業本打上一個鮮紅亮麗的叉。

 

「噗哧!」

 

我抬起頭來,任教化學的李老師站在一旁,笑呵呵地望着我,「怎麼?又到了錯字逐個捉的時間?」注意到她眼中的笑意,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忍不住開口抱怨道:「不單是錯字,簡直是在看倉頡二世的作文,一個兩個都在創造新字新詞,再有創意也不是這麼用法的啊!」

話畢,我抿了一口早已冷下來的咖啡,擺擺手,「不過⋯⋯這不正是我存在的原因麼?這樣說來,我還得感謝他們的錯字呢,哈哈!」

 

「虧你還能這樣苦中作樂。」李老師不解地搖首,「每次批改作文,你也一臉飽受折磨的模樣,我當初還以為你熬不住三個月就辭職呢!」聽到此話,我先是一愣,之後不禁莞爾。一開始麼?大概,連我自己也沒有想到這條路會走得那麼遠。應該說,我從來沒有想到,我會成為一個老師。

 

在中三選科的時候,我傻乎乎地為自己定下了一個宏大的目標:「我要當外科醫生!」那是我一直期盼的職業,不單因為我喜歡當醫生,能有着備受推崇的地位和薪金,而是我以為,這就是夢想了。

 

升上中四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天真,醫生的路竟然是如此長、如此崎嶇,比想像中更為遙遠。我咬緊牙對自己說:「沒關係,多走幾步而已。」可是當課程越來越深,要跟上進度也變得越來越吃力時,動力開始逐漸流失,我甚至失去了方向。夢想不應該是動力的來源嗎?為甚麼我有夢想,但卻看不見自己的前路呢?當我正茫然若失之際,一次與校長做的訪問雖然沒有直接帶給我任何答案,但很奇怪,每當我內心動搖不定的時候,他的話總浮現在我的腦海裏。

 

 

他是老師,我是學生

 

「鄭建德校長,您好,請問您當初為什麼會選擇當老師呢?」

 

「我一開始也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老師,更不用說是校長了。可是人生路就是這樣,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最後會走到哪裡,所以千萬不要被自己所訂立的目標限制。人生這麼長,夢想是會隨着你的經歷而改變的。」那是我中學校長在訪問中給我的第一個建議,他在眼鏡片後帶着幾分睿智。

「年青的時候,我在教會裏一直負責青少年工作,自己也蠻肯定將來是要當社工的,但後來化學系的師兄到學校執教鞭,讓我看到另一條出路。我剛剛成為老師的時候,也並不是那麼堅定,也曾猶豫不安,不過最終教學變成了我的熱情,就這樣過了二十八年。」

 

那天聽到這一番話,我還不怎麼相信,依舊抱着少年人的衝勁,決意要完成自己的目標。可是在某一天,當我仍是找不到前進方向時,那日的對話又再一次浮現,於是我踏上了一條和夢想截然不同的路。剛剛當上老師的時候,工作量異常的多,我不只一次跟自己說,等到合約期滿就辭職吧。但當我看見那一張張肆意張揚的笑臉,就忍不住留了下來。漸漸地,教授知識,傳授道理,引領學生實現理想……一切一切,成為了我的動力,推動我往前走。

而當我真的接受了作為一個老師的自己,我和其他老師一樣,經常撫心自問:到底怎樣才算是一個好老師呢?自己又是一個好老師嗎?為此,我一直很慶幸,皆因那個在我心底裏的標準,多年如一,從未變過。

 

「那做了二十八年的老師,校長,您心目中好老師是怎麼樣的呢?」

「好老師麼……」他低眉沉吟了一會兒,「第一個條件是親和力吧!要能夠跟學生做到亦師亦友,當然,應該先是老師,後是朋友。一個老師不單是傳授知識,更要引導學生成長,因此親和力是必須的。」

「其次就是正面的能量,不要把自己的情緒帶到課堂上,反而要向學生傳遞正面的訊息。要做到這兩點絕非易事,老師也是人,也有自身的不足,但依然要為學生確立一個範本。」

「而最後一點……」也是往後我一直叫自己牢牢記住的一點,「要抱有開放的態度。要對學生的意見及疑問抱開放態度,就算立場不一樣也沒有關係,最重要是讓學生學會多角度思考,明白不同立場下有不同考慮,而非單純爭論誰對誰錯。」

 

我無不認同地點頭,還記得「佔中運動」的時候,校內有同學支持罷課,也有同學反對,於是學校安排了演講廳給罷課的學生溫習,也沒有阻止學生派發黃絲帶。對於學生的政治取向,老師一直尊重我們的立場,亦會和我們理性討論各方的觀點。校長對此的態度,顯而易見。

 

「那麼下一題,您認為一個學生怎樣才算是成功呢?」

 

「我並不覺得有所謂真正的『成功』。」他看到我不解地蹙眉,便立即解釋起來,「成功並沒有一把標準的尺供人量度,因為每一個人的才能和夢想也不一樣。成功與否並非由他人去定義,而是由自己去決定的。」

 

到了此刻,心中已是了然。當醫生、當律師才是成功嗎?當畫家、當售貨員就是失敗嗎?我應該問,我想做甚麼,而不是社會、家人、朋友想我做甚麼。我不禁反問自己,我是因為被所謂的「成功」迷了眼嗎?

 

遲疑了半刻,我終是問了出口。「可是……我們怎樣才可以找到成功那一條路呢?我的意思是,選擇那麼多……」

鄭校長溫和地笑笑,「正因如此,學校才常常鼓勵你們參加不同服務學習團,體驗一下人生,而不是一味地努力讀書,也要多去闖闖。Learning through reflection,那些得來的人生經驗比知識更為重要,是任何書本也教不了你們的。只有這樣,你們才得以在各方面更了解自己的能力、興趣、志向,這些不是坐在教室中可以找得到的。」

 

我知道,自己也在學校帶領下去過澳門短宣,到過十字路會當義工,參加過急救課程。每次為期約一個星期,時間看似不長,但給我上了寶貴的一課。而能在這堂課上學到甚麼,卻又因人而異。對我來說,那幾次活動讓我體會到何為貧窮、何為幸福、何為分享、何為珍惜、何為擁有。

甚至有同學只是去了一趟柬埔寨參與服侍,便說待中學文應試完結後,再前往那裏義教。她發現原來生命真的可以影響生命,在那裏她看到一大群真正明白甚麼叫幸福的孩子。她說那些孩子對成功的看法和我們截然不同,成功不是賺了多少金錢,不是獲取了多少好名聲,更不是爭取了多崇高的地位,而是他們得到了多少快樂,臉上充滿了多少笑容。

 

「不過正如我一開始所說,不要執着於找到一條特定的路來走,因為尋找夢想,乃至實現夢想的路,從來就不容易。」校長抬起頭來,似是憶起往昔的日子,「即使是我,也是花了很長時間才知道自己的熱誠在哪裏。你們還年輕,先找一個自己感興趣的方向就行了。最終的目標,可以慢慢摸索。」

 

「這一路上,最重要是不怕苦,不要怕繞了遠路。雖然為人父母,如果可以,我們當然不想你們面對任何苦難,只願你們一帆風順。可是,當有些避無可避的難關來到時,也不妨樂觀面對,畢竟這也是一種人生經驗,是嗎?如果那真的是你的夢想的話,多走幾步,多花幾年,都是值得的。」

 

就算比別人多花幾年才達到目標,我也沒有後悔,因為這是值得的。有誰的人生是風調雨順?夢想和現實,往往有着巨大的落差。當我是學生時,我要做的是拚命追趕上那落差,而現在作為人師,我要做的,不正正是努力幫助學生把那落差縮短麼?每一個人也有一份屬於自己人生的試卷要面對,而我現在的目標就是指引學生如何在這份試卷上填上真正屬於自己的答案。

 

於我而言,一個成功的老師,不需要甚麼與眾不同的特質。最重要的是,他能讓學生接收到他想傳遞的訊息。不一定是甚麼人生的大道理,正如我當年訪問鄭校長時,他的回答未必是最好,但要緊的是在往後的日子裏,那些訊息指引我該走的路,解決了我的迷茫。

 

即使他是校長,他那一份老師的特質從沒有變改,談及教學方式,還會熱衷地從書櫃裏拿出書本來,向你解釋甚麼是「學思達」教學法;遇上有迷茫的學生,會語重心長地給予導向。那一次的訪問,我看到了那一份對教育充滿熱誠的力量,大概……那也是我成為老師的原因吧!正因曾經受過燈塔的指引,自己才想化作燈塔,把這股影響的力量傳承下去。

 

因為,我是老師,也是學生。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月份

曾合作過的夥伴

機構                                                           大專                                            中小學

教育局

勞福局

香港賽馬會

中華電力

樂施會
東華三院
青協
保良局
社協
民協

黃金時代
對話體驗
街坊帶路
社聯
城泉
協康會
香港傷健共融網絡
循道衛理
​等…

香港大學
香港中文大學
香港科技大學
香港嶺南大學
香港知專設計學院
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國際學院
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
職業訓練局
等...

超過100多間學校…

地址: 九龍長沙灣道760號香港紗廠第五期4樓C室

電話: 3111 2033

傳真: 3175 3903

© 2017  籽識教育顧問有限公司